铁路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铁路文化 > 红色故事 > 正文

壮哉,大京九

发布日期:2021-06-29   浏览:


 

京九铁路于1993420日开工,199691日开通运营,北起北京,南至深圳,连接香港九龙,跨越9省市108个市县,全长2398公里,是中国铁路史上一次建成线路最长的双线铁路。

千呼万唤始出来

中国共产党人曾经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首都设在瑞金。有人说,北京、南京有铁路,瑞京()没有铁路。老一辈革命家表示,没有铁路,等革命胜利了,可以从北京修一条铁路过来。

革命战争年代,人口只有23万的兴国县,有80%的青壮年当了红军,全县为国捐躯的烈士5万多名,姓名可考的烈士有23179名,位居全国各县市之首,占全国烈士总数的十分之一。其中,仅牺牲在长征路上的烈士就有12038,几乎每一公里就有一名兴国县籍的将士倒下。

毛泽东主席曾说过,等革命胜利了,一定为兴国县送两件宝: 一是火车,二是“小太阳”。1968年,兴国县要在长冈修建一座水电站,由于资金短缺,他们便写信给周恩来总理,毛泽东主席的话也被纯朴的兴国县人写进那封信里。周总理看后,特批1600万元修建长冈水电站,为兴国县送来了小太阳”——电。

但毛泽东主席承诺兴国县的另一件宝——火车却迟迟没有通。1958年,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第一任铁道部部长滕代远提出修筑京九铁路的设想。毛泽东主席多次邀请滕代远、吕正操等同志夜聚中南海,谈论京九铁路的修建。但都因当时国力不能承担而搁浅。

199692日凌晨3时,京九铁路全线开通,首趟列车237次停靠在井冈山

老区吉安站,等候许久的老乡们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列车

19841219日,中英两国政府正式签署《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向全世界庄严宣告:199771日始,中国政府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这为建设京九铁路带来难得的历史机遇。很快,铁道部副部长邓存伦联合社会知名人士提出:迅速上马京九线,并扩展思路,将原定北京至九江的铁路延长至香港九龙,力争在199771日香港回归祖国前全线贯通。这是为迎接香港回到祖国怀抱铺路!于是,十几万筑路大军迅速集结,打响了京九铁路建设大会战。

踏平坎坷成大道

位于江西南康、信丰两县交界处,全长2536米的赣南岐岭隧道,被喻为“天字第一号工点”。自199341日开工后,烂稀泥没完没了地往外流。出口一号斜井大塌方,短短一分钟, 黄色的烂稀泥就漫过了职工们的胸口。

参建单位吹响了冲锋号:奋战三十天,务必于818日拿下明洞基础,实现9月初进入暗洞施工。718日,总攻开始。职工们连续七天,硬是用脸盆和水桶端走了2000多立方米稀泥。正准备一鼓作气拿下明洞基础时,暴雨自天而降,地下涌冒的泥水又吞没了刚挖出的基坑,开挖断面出现裂缝,最恐怖的是山坡上2500立方米的混凝土止浆盘开始出现滑坡的征兆。经过连续四天四夜不休不眠的抢险,五名职工猝然昏倒,还有许多职工的手脚也都血肉模糊。在全体参建职工的不懈努力下,816日凌晨,提前两天实现了完成明洞9米的目标。822日,洞口段注浆全部完成。明洞开挖进展顺利,迅速转向暗洞掘进。前三天进展顺利,可第四天晚上却风云突变: 4000多立方米的土石,把庞大而坚实的16组钢筋拱架砸成一堆废铁,也把将士们的士气砸到了谷底。1993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连续两次播出了岐岭隧道施工遇阻的消息,说明这座隧道遇到的困难非比寻常。有西方媒体幸灾乐祸地开始唱衰:京九铁路1997年通车无望。京九铁路能否如期贯通,取决于岐岭隧道能否如期攻克。1994年元月,铁道部建设司和京九铁路建设办公室在隧道进口工地召开软弱围岩施工技术研讨会,国内最出色的13位专家集中会诊,一举破解了许多悬而未决的难题,制定和完善了10项技术措施。此后,施工进度加快,战胜了无数次塌方、涌水、泥石流、断层等重大困难,并创下了当时我国铁路隧道建设史上平均月成洞133.3米、最高月成洞172米的奇迹。

19941015,进口和出口队伍各自冲破重围,在洞内会师:岐岭隧道提前45天宜告胜利贯通,保证了京九铁路顺利按期通车。

消除贫困显身手

由于交通闭塞,京九线通车前,赣南老区各地经济发展滞后,人均年纯收入等指标远远低于全省和全国平均水平。赣南老区人民盼铁路盼了太久,以至于当京九铁路在定南县老城镇铺下最后一节轨排、南北接轨的最后一颗螺栓被拧紧时,全市上下欢欣鼓舞、奔走相告,许多百姓自发点燃爆竹、舞起龙灯、端起米酒,以客家人特有的风俗隆重庆贺。京九铁路建成后,赣州交通迎来巨变,铁路建设的成就也不断刷新:19969月京九铁路开通; 20054月赣龙线开通; 20149月赣韶线开通;201512月,赣瑞龙铁路开通运营; 201912月昌赣高铁通车,赣州正式进人高铁时代。

京九铁路的开通,深刻改变着沿线百姓的生产生活。京九铁路穿越崇山峻岭,赣南境内沿途十几个车站都位于城市边缘或山沟里,如今这些地方都建起了高楼大厦,变得繁华起来。同时,通过铁路,外面的技术、资金、信息、观念等冲破地域,给赣南老区注人了活力。以赣州火车站客流变化为例:该站1996年发送旅客仅6万人次,到2019年发送旅客高达830多万人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 自2015年赣州站开通动车后,赣州到厦门由原来的8个小时缩短至3个小时,铁路已成为旅客出行的首选。京九铁路的开通给沿线地区人民生产生活带来的变化,不仅是“走出去”,还有“引进来”。据赣州市旅发委介绍,随着京九铁路的开通,广东省不少旅客来到赣州旅游,赣州的风景人文也逐渐享誉全国。1996年赣州旅游接待166.59 万人次,旅游总收入5.18亿元。到2019年,全市旅游接待高达1.2亿人次,旅游综合收人达到1300亿元。为了让兴国县人民早日脱贫致富,京九铁路在兴国县拐了个大弯,两跨赣江,多建了两座大桥和14.4公里的铁路。这个大弯得漂亮。

京九铁路的开通大大地促进了沿线经济社会的发展,南昌站的客流比开通前增加了十几倍

京九铁路的建成通车,对国家贫困县兴国县来说,就是一条连接外界的黄金线,加快了兴国县人民脱贫致富的步伐。萤石矿是兴国县的重要矿产资源,在京九铁路未开通前,萤石矿开采厂家寥寥可数。京九铁路开通后,兴国县建起了氟化工基地,引进中化环保化工、中萤矿业等6家企业在兴国县投资办厂,为兴国县的发展注人了新活力。京九铁路,成为老区人民名副其实的致富路、幸福路。

上一篇:复兴号的摇篮

下一篇:鏖战百里风区